中國書法家第一門戶——中國書法家網(WWW.ZGSFJW.COM) 總顧問:沈鵬

中国书法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5|回复: 0

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复制链接]

3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16-10-7
注册时间
2016-2-21
精华
0
帖子
3
发表于 2016-10-7 15:26:04 |显示全部楼层

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

——忆何家壬先生

洋中鱼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action-data="http%3A%2F%2Fs13.sinaimg.cn%2Fmw690%2F001ADD30zy75qBbFQlKdc%26690"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何家壬先生在创作

10月2日,与一帮朋友正在冷水滩花桥街探讨如何做大做强“抢水条子”米粉,忽然看见朋友发微信说“永州著名文化人何家壬先生已于昨天因病离世”。自己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便致电何老的邻居求证,果然属实,心里顿时悲戚不已。

我和何老相识于2003年夏天。当时我在省文联财富地理杂志社,与同事到道县采编《道州之道》一书。县委宣传部的同志说,民政局的何家壬先生是本活字典,手上有很多资料,也写了很多东西,道县没有他不知的东西,我们已打电话请他过来。我说既然何老是前辈,现在又快中午了,我们应当去拜访他。当我们从道州宾馆出发往北走了不远时,就与一个矮瘦的老人相逢在路上。年逾古稀的何老戴着一顶草帽,身上汗水湿透,手里拿着一袋资料,见了我们笑容满面。这就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后来,读了他的文章,我觉得很有必要加强联系,于是送了自己的一本散文集给他,彼此就成了朋友。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action-data="http%3A%2F%2Fs4.sinaimg.cn%2Fmw690%2F001ADD30zy75qBdSW2L13%26690"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何家壬先生在接受本人采访

再后来,我因漂泊他乡,中断了与何老的联系。直至四年前回到本地媒体工作,在下县采访过程中才重新联系上他。还记得重逢的那天,何老说:“杨作家,转眼十年不见,但我在报刊上经常读到你的文章,还记得你这个人。我们是忘年交,你要常来看我啊!”我说:“只要有时间,我一定会来拜访您。即便没时间,我也能经常跟您见面。因为每次看见冷水滩‘滨江公园’那四个字,就如同看见您本人。”何老听了,大笑:“见字如见人?也是。也是。”2014年春夏,为了做好他的访谈,我先后四次到道县采访他。随着采访的深入,在原来的基础上,我对他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和清晰的印象。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action-data="http%3A%2F%2Fs2.sinaimg.cn%2Fmw690%2F001ADD30zy75qBineCd41%26690"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何家壬先生写给本人的打油诗1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何家壬先生写给本人的打油诗2

何老是道州文化的传承者。道州是大清书法家何绍基的故乡,何老不是何绍基的后裔,但他自悟而来的书法却深得何体的精髓,点线之间情感流畅、笔意醇厚,就连京城的书法名家也为之大加赞赏。多年来,何老参与编撰了《道县地名录》、《道县县志》、《话说道州》、《道州之最》、《古城旧事》、《乡土乡情唱道州》、《太平天国在道州》等道州乡土书籍,而且这些书籍大多是他退休之后的付出。他说:“我是道县人,不但要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告诉后人,也希望能为道县的文化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编撰《道县地名录》时我六十四岁,仅一年时间就组稿100余万字,完成了编撰任务。换做常人,应该要两到三年。”

何老是道县历史的吟咏者。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道州人,何老写了很多关于道州的诗词和楹联,不少作品堪为经典。他的诗词,通俗易懂,恢谐幽默,特别注重“口头语、眼前景、弦外音”,写出来的作品生活气息浓,却寓意深远。如《钓鱼》:“垂钓濂溪日已斜;竹篓未有半条虾,归途买条鲢和鲤;哄得山妻笑掉牙;饭后再三叮嘱我,明天早去晚回来。”如《沁园春•道州古今礼赞》:“春汉边邑,隋唐重镇,天下皆闻。有苍山碧水,美同画卷,谷源陶祖、泽润苍生。茂叔文章,子贞书法,铁骨铮铮何宝珍,是造化,集人间绝胜,异彩纷陈!欣逢美厦飞腾,扫尽了阴霾与旧尘。看高楼大厦,栉鳞霄汉,筑巢引凤,崛起新城。一代新人,兴邦实干,聚力凝心向前奔。小康树、要竞相栽遍,万落千村。”何老的对联不但字数相等、词性相当、结构相称、节奏相应、平仄相谐,关键是内容相关,很接地气。例如,他为寇公楼撰写了两幅楹联,一幅是:“此地怀司马,昔人望太平。”一幅是“风雨一楼千古在,潇湘二水万年流。”他为月岩写的楹联是:“飞镜当头千年斧凿叮铛月,浮云照眼万古岩开太极图。”此外,他为道县南大门撰写的一幅124字长联,更令人惊叹。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action-data="http%3A%2F%2Fs7.sinaimg.cn%2Fmw690%2F001ADD30zy75qBpqrLE16%26690"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action-data="http%3A%2F%2Fs3.sinaimg.cn%2Fmw690%2F001ADD30zy75qBpuLgCc2%26690"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action-data="http%3A%2F%2Fs15.sinaimg.cn%2Fmw690%2F001ADD30zy75qBpxfaKbe%26690"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action-data="http%3A%2F%2Fs9.sinaimg.cn%2Fmw690%2F001ADD30zy75qBpBtoY48%26690"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何家壬先生的书法作品(均为朋友微信下载)

何老是道县乡土的守望者。他写过许多关于道州的散文,在《晏公庙》里提到了道州本土怪人周哈喇,在《武庙》里提到了勾龙如渊,许多视角让人耳目一新。他在《州衙》和《州前街》里,为世人提供了一幅当年的道州速写图。他在诗歌《千家洞》里写道:“ 一洞千家何处寻? 高山万仞雾冥冥。可怜风雪悬崖上,曾住刀耕火种人。”在他许许多多的文学作品中,一字一句,都彰显了自己对道州的乡恋和乡愁。

何老是家庭和睦的缔造者。他一生命运坎坷,饱经风霜,历经艰辛。既当过旧县府的书吏,又做过新社会的公仆,还坐了五年冤狱,当过十年农民,拉过十年板车。他与妻子指腹为婚,相伴到老。自结婚以来,他从来没有打骂过妻子。他说:“夫妻之间需要包容。打老婆的男人,肯定不是好男人。”老伴晚年患病,生活不能自理,八十多岁的何老每天精心照料,毫无怨言。尤其是前年夫妻因车祸同时住院期间,他还挣扎起来替老伴掖被子喂老伴食物,诸多细节,让我们这些去探望的人感动得垂泪。何老的小儿乳名哑子,智弱又哑,经常昼夜吵闹,何老也是不厌其烦地关心照顾。因为哑子,何老很少离开道县,每逢在县城应酬,他首先想到的是解决哑子吃饭。就在他去逝的前几天,特意在门上写了“善待哑子”四个字。妻子没有工作,小儿智障。30多年来,全家只靠他一人的工资养家糊口,生活虽艰辛,却和睦温馨。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action-data="http%3A%2F%2Fs15.sinaimg.cn%2Fmw690%2F001ADD30zy75qBuAXzo9e%26690"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陋室里的恩爱(杨中瑜摄)

何老是永州文友的引领者。他为学谦逊,待人真诚,执着一生。八十岁时,他还为自己作了一幅自勉联:“无才深惭八旬老,有命再读十年书。”虽然住处简陋,但只要来访者,他都会满脸笑容热情接待,奉上自己的咖啡。尽管来者大多是向他求墨宝的,何老却毫不吝啬,有求必应。有人赞他的字得何绍基真传,说道州古有何绍基,今有何家壬。何老自谦说:“绍基书法一朵花,家壬写字烂泥巴。”他的笑容、陋室的咖啡香和墨香,给许多来访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何老与永州文艺界人士联系很多,既有赞勉,也有唱和。他曾写诗《罗文中先生美画观后》:“吴笺一幅尽珠玑,最爱先生戏子图。游龙戏凤风流眼,万种风情在酒壶。”也曾给诗人南蛮写过一幅对联:“点球弯弓,书法美在原生态;新诗美酒,心境回归大自然。”我与何老交往十四个年头,他经常勉励我,看了我的散文集和《中瑜水域》文化日记,他说:“你的散文写得不错,但我不主张你写打油诗。打油诗偶尔玩一下还可以,写多了就掉档次了。你说你写东西经常熬夜,我也送你一首打油诗玩玩:深夜独坐心宁静,只闻窗外风雨声。春光易逝若夜猫,日后一窜即无痕。”何老给我写过一些字,但落款时习惯将我的“瑜”字写成“渝”字。我跟他说:“何老,瑜字写错了,是王字旁。”他说:“我知道,对你来说,错也是不错。因为你笔名洋中鱼,鱼儿是离不开水的。”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是老人家要我矢志不渝地坚守在文学之道啊!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title="花随流水去  清香但长存——忆何家壬先生"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list-style: none;">


与朋友相见格外高兴(朋友微信下载)

何老是永州的文化奇才,他对诗、词、书、散文、楹联,均有修养,样样皆能。何老的一生,是不屈不挠,追求进取的一生。他勤奋好学、淡泊名利、笔耕不止、自强不息,他对妻子的恩爱,对子女的关心,对家庭的责任,对朋友的真诚,对社会的担当、对艺术的追求,乃至对地方文化的贡献,如同一座高峰,令人仰止。可是,就在这个晚秋,何老却悄悄地走了,如同濂溪之上的一朵莲花,随流而去。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何老的背影渐渐会淡出人们的视野,但他的精神如同莲花的清香,会长存在我们的记忆。

何老,愿您一路走好!

                                2016-10-06夜  于凤凰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网络实名:中国书法家网  通用网址:http://www.zgsfjw.cn   http://www.zgsfjw.com
----------------------------------------------------------------------------------------------------------------
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网立场。中国书法家网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网站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乡国际艺术区99号院1-1号 邮编:100121 联系电话:(010)88924069   013671265837(丁剑)   013520448685(杨武强)
----------------------------------------------------------------------------------------------------------------
官方QQ群:47533030   66675782 电子邮箱:zgsfjw2009@163.com

QQ|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家网 ( 京ICP备09032568号 京ICP备12039114号-4

GMT+8, 2017-6-27 06:16 , Processed in 0.12082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